•   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实用资料 > 学习资料

    王继才——一个人感动一个国

    时间:2019/7/23 18:32:48|点击数:

    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守岛英雄王继才怎么也想不到,他的死会震动国人。在这个舆论纷扰、人心浮动的时代,王继才的去世为什么感天动地?

    一天的坚守或许不难,一年的坚守却弥足珍贵,王继才用32年的坚守诠释了初心的伟力,震撼着无数国人。“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,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。”习近平总书记道出了中华民族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力量所在。时光流转,王继才就是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。

    真与实:真的王继才,实的开山岛

    王继才生前说过两句话:“我可以不上岛,就是说不出口。”“答应了就要做到。”

    开山岛是怎样一个岛?真实的王继才是什么样的?

    开山岛只有两个足球场大,距离最近的海岸12海里。5年前这里没有淡水,没有电,不通手机,不通网络。这个小岛上唯有的生命就是王继才夫妇、三只小狗、五条净化水的泥鳅和三只不会打鸣的公鸡。开山岛的战略意义非常重要,是黄海前线第一岛。1939年日本侵略连云港时,正是以开山岛为跳板,通过舰船换乘,才得以从燕尾港登陆,然后结集部队向杨集、板浦、南城进犯。“如果我们这个岛上有人值守,日本士兵就上不来。”当时日本士兵在这个岛上屯兵半个联队,在距岛200米处修建了炮楼,几挺机枪控制住整个黄海海面。

    灌云县人武部决定派民兵值守,先后派了9个民兵,最长的待了13天,最后都溜了。后来找到燕尾港民兵营长王继才,给他准备了30盒烟、30瓶酒和一个月的吃喝用品,把他放在了岛上。县武装部政委还命令所有的船只在一个月之内不准靠近小岛。

    从来不抽烟不喝酒的王继才,把30盒烟、30瓶酒全部抽完喝完。48天以后,老政委领着王仕花来到岛上,王仕花被面前这个胡子拉碴、满身臭气的“野人”吓傻了,这是自己的丈夫吗?放着家里好好的日子不过,偏要来守这巴掌大的枯岛!“别人不守,咱也不守,回去吧!”

    看着这个杂草荒芜的孤岛,王继才一言不发地抽完一整包烟,他想起了二舅的嘱托。

    “开山岛是黄海前哨的一级战备岛屿,是军事要塞连云港的右翼前哨阵地。”上岛前,政委告诉王继才,这里必须有人,保证一旦进入战时,能迅速引领官兵再次进驻。

    王继才的二舅是新四军的一名战士,曾经在黄海海面与日本侵略者进行过战斗。上岛前,二舅说起了当年日本进犯连云港的往事。他告诉王继才: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灯,灯照多远就能走多远,灯不灭、人不死,这个灯就是一种信仰。”二舅的这番话,王继才似懂非懂,但直觉告诉他,自己应该留下。

    “要走你走,我决定留下!”王继才把妻子气走了。

    可他没想到,一个月后,妻子带着包裹,又来了。为了上岛照顾丈夫,王仕花辞去了小学教师的工作,将两岁大的女儿托付给了婆婆。

    他们也曾一度想要离开开山岛。孩子要上小学时,他们想着已经守岛五六年了,是时候回家了。那天,王继才找到了派他上岛的武装部政委,准备辞职。但是没想到政委身患癌症即将辞世,还没等王继才开口,便拉起他的手说:“继才啊,你干得很好!我走了,你要把开山岛继续守好,我才能放心!”政委期待的眼神让王继才硬是把话生生咽了回去,说道:“请您放心,我一定把开山岛守好,一直守到我守不动为止。”

    大与小:为大国尽大义,弃小家忍己欲

    王继才曾说:“守岛就是守家,国安才能家安。”岛再小,也是960万平方公里国土的一部分。国旗插在这儿,这儿就是中国。

    守岛的每一天,都是从升旗开始的。

    每天早上5点,夫妻俩就准时在岛上举行两个人的升旗仪式,王继才负责展开国旗,喊声响亮的“敬礼”,个头只有一米五的王仕花站得笔直,仰着头边敬礼边注目着五星红旗。这一抹红色就是开山岛的颜色。

    没有人看,没有人监督,王继才却特别较真。有一次,岛上断粮,王继才吃了生的海贝海螺,一夜跑几趟厕所。第二天,他照样爬起来去升旗。看着丈夫一脸憔悴,王仕花说:“今天我一个人升就行了,岛上就咱俩,少敬一回礼没人看到。”“那怎么行?”王继才艰难地坐起来,穿好衣服,摇摇晃晃地向升旗台走去。

    在王继才心里,这里是祖国的东门,必须升起国旗。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如一盏灯,既照来路,也照归途,进出海的船路过开山岛,都会主动鸣笛,既是和夫妇俩打招呼,更是向国旗致敬。

    每天两次巡岛,观天象、护航标、写日志……这是岛上每一天的生活。和平年代,看似枯燥乏味的坚守,恰恰是对祖国的忠诚。

    因为这份大义,王继才舍弃一己之欲,他说自己欠全家人一个道歉。

    那年王仕花临产,海上却来了台风。想要离岛,却寻不来一艘船,无奈之下,王继才拿着岛上的手摇步话机联系镇上武装部长,在部长夫人的电话指导下,他当起了接生婆,亲手剪断了儿子的脐带。

    为人子,为人父,王继才觉得最亏欠的就是家人。守岛期间,王继才的父母先后病重离世,他没能守在身边。母亲生前常对他说:“你为国家守岛,做的是大事,你不在妈身边,妈不怨你。”

    大女儿是80后,但却大字不识几个。因为早早挑起家庭重担,她小学就辍了学,在家照顾弟弟妹妹。王继才答应女儿结婚时一定亲自送她。可大女儿结婚时,化了5次妆都被泪水打湿,进礼堂时,姑娘一步三回头,说:“我走得慢点,或许他就能赶上了。”父亲迟迟没来,她知道,父亲想来,但岛上没人。

    小儿子王志国出生在岛上,生活在岛上,直到6岁被送下岛上学。上学后,由于长期生活在岛上,王志国的性格变得非常孤僻,很难与人交流,3次辍学,放学后看着同学一个个被父母接走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  “子要尽孝,父要尽责。但我的家人都理解,忠是最大的孝和责。”王继才说,身体是自己的,但人是国家的,而家就是岛,岛就是国,守岛就是卫国。

    爱与恨:对渔民的爱,对不法分子的恨

    王继才也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,他一生的爱恨情仇都洒在了这片方寸小岛上。

    爱的是谁?恨的是谁?

    对王继才夫妇来说,虽然岛上只两个人生活,但他们却用善良和纯朴,温暖了这片海。

    “王继才!王继才!”一天午饭后,王继才巡逻到开山岛的瞭望塔时,突然听到急切的呼叫声,于是迅速往山脚跑。一条渔船正在向码头靠近,船老大焦急地说:“孩子肚子疼得厉害!”王继才迅速抱来一个小木箱,里面有常用药和应急药30多种,全是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掏腰包买的,为自己,也为别人。

    一次,渔民黄小国路过开山岛时发动机没了油,于是把艇靠向码头,烈日高温下,用桶加油,不慎引起大火,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。王继才抱来自己的两床被子,往海水里一滚,盖在发动机上把火扑灭,救了人,保了艇。

    开山岛的东边是砚台石,西边有大狮、小狮二礁和船山,这四盏灯王继才每天都要看,因为它们照着四面八方来岛的船。只要海上起大雾,王继才就拿起脸盆站在崖上使劲地敲,循着咣咣的响声,渔民就能辨得出船的航行方位。“那是救命的声音!”“晚上出海时,王继才还会亮起信号灯,让我们看清航道。”渔民陈玉兵说。

    “在海上,大家都不容易。”王继才说,自己能帮多少是多少。但“朋友来了有好酒,若是那豺狼来了,迎接它的有猎枪”。开山岛位置独特,又有很多地下工事,不少犯罪分子对此虎视眈眈,王继才和妻子一生最恨的就是这些人。

    1993年,一个参与走私犯罪的地方官员打算把60辆走私小轿车停放在岛上周转,掏出一沓钱求王继才行个方便,“只要你不向部队报告,赚了钱咱俩平分”,王继才推开他:“不干净的钱我坚决不要,违法的事我坚决不干!”

    1996年,一个“蛇头”私下上岛找到王继才,掏出10万元现金,要在岛上留几个“客人”住几天。王继才说:“我一辈子可能都挣不了这么多钱,但只要我在,你们休想从这里偷渡!”对方恼羞成怒,带人强行把王继才拖到码头狠狠打了一顿。王继才没有被威胁吓倒,随即向县人武部和边防部门报告。

    1999年,孙某打着旅游公司的牌子,想在岛上办色情及赌